【SM电影网论坛】-最精彩的SM影视SM论坛网站!

 找回密码
 点此注册会员

坛友注意:本站仅支持发布着衣紧缚绳艺唯美类型的sm影片和文学作品,严禁发布任何性质的广告,漏点或低俗内容,违者直接删帖封号处理。

交友
交友
绳艺
绳艺
调教
调教
互动
互动
真诚寻找M进来看看 sm电影网论坛VIP 着衣紧缚绳艺视频 SM交友大厅 爱好片最新最热电影 可靠成人用品
百度一下,你就知道 360好搜 霹雳侠影 神马搜索 GOOGLE 文字交友广告位-联系email:[email protected]
查看: 1114|回复: 7

乳之血花

[复制链接]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2018-12-20 10:14:1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成为会员,将看到更多精彩内容!!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点此注册会员

x
七日斩皇后

“姐姐,再过三个时辰我们就到鬼刹城了,听闻这段时间其周边城防无孔不入,哪魔鬼城主王裁刹更是扬言一只老鼠都不得放入城,我怕我们的刺杀会失败啊!”此时,一辆马车旁一随行的女子对马车内的人说到。
  
  细看,此女子倒是颇有一番姿色,尤其胸前一对双峰更是另其旗袍都撑的欲要炸开似得,胯下一匹马儿,承载着哪绝美的身躯,让人看了不禁浮想联翩。
  
  “小雅,休的胡说,此次行动只得成功,否则便以死孝敬我等家族!”马车内传来一道优柔却不失英气的声音斥到。
  
  数月前,幼年皇帝遭奸臣毒手,林氏一族乃是皇帝亲族,而族中女子居多,个个貌美如花,武艺高强,可是不凡。而这奸臣正是现在鬼刹城里的王裁刹,此人本是前皇帝身边的奴才,后皇室败落,天下动乱,幼皇被这奸臣架空,还残杀了王后,又夺得兵权,欲是一统天下的气势。
  
  而这鬼刹城便是先前的皇城,传闻,这王裁刹早先因为是个奴才,对姿色上佳的林氏一族早就狠狠不以,曾经做奴才时也没有少受过欺负,所以,更是下令诛灭林氏,酷刑当之。
  
  以皇后为首的林氏虽竭尽全力反抗却也难逃毒手,传闻族中3000多人,第一天就被抓获大半,老人孩子马上当场诛杀,而貌美如花的女子们,则是扒光了衣服供士兵们享乐,当然这其中也有反抗的女子,但是当他们看到族中第一女高手的rufang被哪武艺高强的王裁刹生生撕下来时,顿时一个个吓得花容失色,再不敢多一句废话。
  
  几日过后,伪皇帝下令处刑皇后,皇后30出头的年龄,身上处处流露着成熟性感,而这王裁刹下令将皇后的衣服扒光游街示众,不曾想还引起了不少欢呼声。游行中,皇后胸前一对juru挺的高昂,长长的散发批在背后,曼妙的身子让所有男人看了老二都会爆射而出。
  
  第二日,皇后连同几个林氏一族的美女一起赤露着身子被压在广场正中的刑台上,等候自己的末日来临。正午十分,王裁刹先是下令斩掉了一个juru林氏美女的双峰,一名刽子手用膝盖将这女子的背心顶住,使其双乳向前挺着,女子猜到了这些人想怎么处死她,顿时不断挣扎,双乳随着跪着的身体使劲摇摆却没有任何作用,顶着她的刽子手又将其双手解开向后猛的一拉,随着咔嚓一声,两只玉手直接脱臼,剧烈的疼痛使这美女摇摆的juru停了下来,取而代之的是疼痛所带来的痉挛,另一名刽子手见状手起刀落,贴着她的鼻子从双乳斩下,刀锋入如棉花一般没有任何阻碍便将女子的juru其根切下,啪的一声掉落在地上,女子胸口处血花飞射而出,便瘫倒在了地上,而刽子手还不甘休,踩住其胸前两个大窟窿,直接将哭喊着的女子的头一刀斩下,拿起示众。旁边跪着的皇后和一众林氏美女吓得花容失色,煞白的脸蛋反而让人想入非非。而后王裁刹下令明日继续处刑,让几人总算松了一口气。
  
  这天晚上王裁刹深夜命刑堂堂主东邪厚研究处死另外几人的方法,并要求达到最震撼的程度,而这东邪厚是出了名的女子刑罚专家,残死在其毒刑手下的美女数不胜数,而无非都是以血腥可怕和惨不忍睹收场。
  
  第二日清晨一早,大街小巷便人满为患,因是哪皇后身边的丫鬟玉女林欣要被处死,看过昨天处刑的群众你传我我传你更是争先抢后的向着大牢栅栏口挤,就等哪玉女林欣被压上刑台。而王裁刹并未让众人失望,片刻后玉女林欣便是被一黑大汉拖着一根麻绳拽了出来,这麻绳栓在林欣的脖子上,不前行便会被活活勒死。一眼望去,玉女之名不是白来的,林欣皮肤洁白如玉,小马尾随着前行的步伐一摇一晃,胸前一对巨大峰峦更是雪白到血管都能看到,一片巨大的奶白色乳晕上顶着两颗鲜嫩的淡粉色rutou,令人看了就想吸允上一口,乳汁定会喷射而出的感觉,再往下看,柳腰翘臀搭配着一对笔直的铅笔腿,奶白色的花丛中两瓣淡粉色的嫩肉让人看着无不二弟爆炸。听闻,今日是要将这尤物用毒刑处死,看了昨天的处刑,众人不禁对今天处刑更加期待。
  
  不一会,玉女林欣便是被拉上了刑台,两行清泪从美眸中流下,知道今天将被处死,心中也不由的害怕起来,但是自己也知道处刑就跟杀猪一般自己只能淡然接受。
  
  今天的刑台上放着一个奇怪的木架,和普通的断头架不同的是此物的木窟窿非常大,两个支架的顶端和底端分别有着一对镣铐,因是用来拷住手和脚踝所用。
  
  黑大汉拽着玉女林欣走近木架,示意旁边的刽子手将木架打开,便将玉女林欣的头向下一按,使得其柳腰刚好落入中间的半个弧形木窟窿中,黑大汉又将木架一合,刚好夹住玉女林欣的柳腰,然后又将其双手向后一拽拷在了木架两侧顶端的镣铐上,之后将玉女林欣的屁股扳开,使其玉门大开,然后就用这种屈辱的姿势拷住了她的双脚在木架底端的镣铐上,一系列的行为使得围观群众叫好不以。aq
  随后黑大汉拿来两个黑色大铁球,看起来重有十斤,直接用铁钩挂在了玉女林欣坠下juru的雪白嫩奶嘴上,本就巨大的rufang此时被拖得更加巨大,形成一种可怕的形状,juru上的血管此时更是清晰可见,奶白色乳晕被拉扯之下更显得巨大无比,而此时哪一对嫩rutou好似随时都会被铁球所扯下,剧烈的疼痛使得玉女林欣不断惨叫,而反观群众则是不断叫好。随后,黑大汉便掏出了二弟直接chajin玉女林欣可爱的两瓣嫩肉之中,来回choucha下,疼痛感和刺激感不断冲击着玉女林欣的脑海。随着黑大汉的一声咆哮,一股水液直接冲进其中,而此时玉女林欣再也忍不住配合着高潮了起来,伴随而来的还有她的两只巨daru房,从乳晕中直接喷射出了奶汁流在黑铁球上再滴落至地面。黑大汉解决完毕,走到另一侧,手上又多了一根粗麻绳,直接绑住玉女林欣双乳乳根,使劲一拉,奶汁犹如倒出的水一般,不要钱的向下喷射而出,黑铁球早已被奶汁染成了奶白色,地面上也是一大摊白色奶汁,此时玉女林欣再也忍不住,大声荡叫出来,引得围观群众激烈的ziwei起来。这奶汁喷射足足持续了有十数分钟,期间还有不少yinshui从两瓣嫩肉中喷射出来,玉女林欣脸上也是一片享受的yindang神态,嘴里还在不断娇喘荡叫着。就在此时,黑大汉突然运功发力使劲绷紧手中的粗麻绳,同时脚上包含功法朝着悬挂在两只可爱嫩rutou的奶白色黑铁球踹去,随着玉女林欣的一声尖叫,黑铁球直接被黑大汉踹飞而之上还勾着其可爱的嫩rutou,鲜血淋漓直接从两个伤口中喷出,其中还夹杂着不少奶汁和黄色的脂肪倾泻而下。随着玉女林欣的惨叫声中,黑大汉再次发力运功勒紧其雪白的双乳,此时从两个rutou伤口处喷出来的以全是奶汁,如同打开的水管般喷出,而玉女林欣的乳根已经被勒紧到一个可怕的程度,好似随时会断掉一般。在这之间,黑大汉示意旁边的刽子手将一根粗大的木棍直接捅入玉女林欣的两瓣嫩肉之中,随着尖锐的惨叫声,木棍一路势如破竹顶破子宫直接绞进肚子里还在不停地向前突进。紧接着,黑大汉见时机差不多再次加大力度,直接将玉女林欣的双乳用粗麻绳勒断,啪的一声掉在哪一摊奶汁上,顿时鲜血从两个碗大的伤口处喷出,伴随着玉女林欣尖锐的惨叫,两瓣嫩肉之中的木棍已经顶在了胸腔部位,而黑大汉见状掏出腰间的鬼头刀,手起刀落直接砍下了玉女林欣美丽的头颅,咚的一声落在身下的奶汁中,就在美首离身不一会,木棍便从脖子的伤口穿刺而出,可是血腥不以。此时哪黑大汉还不甘休,挥着鬼头刀将玉女林欣的两只芊芊细腿直接从大腿根部砍断,而后又将其被拽向后的两只玉手从肩部砍下,最后一刀从柳腰砍断,随着几声残肢落地的声音,木架上便是没有了刚才被夹着柳腰的美人,取而代之的是满地沾着奶汁和鲜血的残肢断臂。而不少围观群众早已将二弟喷射了数次,伴随着叫好声,可是高潮不已。随后哪黑大汉拿来一个木桶,将地上玉女林欣破碎的残肢和哪还在流着奶汁的rufang捡了进去放在刑台下供众人围观,最后将玉女林欣的美首从地上捡起,找来一根木棍,将美首穿刺其上,放置哪一桶残肢旁。自此,世上再无哪以雪白肌肤闻名的玉女林欣,只有那眼前一桶烂肉和旁边木棍之上的美首。
  
  大部分群众见处刑结束,便意犹未尽的离开了刑场,而其中不乏撸管还未结束的人,便是走上前掏出二弟望着哪一桶烂肉和哪木棍上的美首继续发力撸起自己的二弟。
  
  夜里大牢中,奶娘徐芳正被几个chiluo着身体的大爷们用绳子捆绑着双手和双脚,成乂形绑在一副乂形木架上。这奶娘徐芳传闻自幼双乳便被开乳,这所谓的开乳,便是用一种奇特的催乳剂从rutou中直接植入rufang,伴随着开乳器,便是能将女子的rutou直接撑开,大可看到其中的乳腺管和脂肪等乳内结构,随之而出的就是源源不断的奶汁流出。而被开乳的女子一辈子都将为奴,不得嫁人,这可怜的徐芳小时因无意中偷窃皇后沐浴便是被用以此刑罚,终身为林氏奶娘。
  
  “林佳皇后,你这个贱人,当年看你一面而已,便对我用此毒刑致使我为奴10年有余,现在你也不是成为了一条母狗,让官兵们随意蹂躏?哈哈!”绑在木架上的奶娘徐芳对着一旁正被四五个官兵按着猛烈choucha的林佳皇后讥讽道,丝毫没有因自己chiluo身躯被绑而感到羞耻。而林佳皇后此时嘴里正叼着一根黑JB,只能用不屑的眼神回敬给哪木架上的奶娘徐芳。
  
  过了一会,刑堂堂主东邪厚便是走进牢中,观看着两人的身体,嘿嘿怪笑。两侧官兵马上停下手里的动作,纷纷行礼,不因其他,昨日白天哪玉女林欣的处刑便是这东邪厚一手定制的,让人打心底的佩服起来。
  
  “徐芳小姐,奶娘之名还真莫白来,你这对juru皇上今日便是赏赐于我,令我随意处置用来享乐,你说我该怎么爱护你?我的小美人?”东邪厚一脸邪笑走近哪奶娘徐芳,盯着哪源源不断流着奶汁的奶嘴道。
  
  “你这狗奴才,比旁边的母狗皇后好不到哪里去!”奶娘徐芳一副恶心的模样瞪着东邪厚的嘴脸悿怒道。
  
  “呦呦呦,还厉害了!”东邪厚嘴里说着,便是脱下了裤子掏出二弟,对准奶娘徐芳的一只rutou直接捅进,伴随着奶娘徐芳的一声呻吟,东邪厚便猛力choucha起被charu的juru,而哪只juru的粉红色乳晕中的奶汁无处可流便是直接从乳晕中挤出,甚是yindang。“来,你也来,插这婊子的另一只肥naizi,别浪费了!”东邪厚一边猛力choucha着一边呼来一旁的官兵长。得到奖赏的官兵长自然不会放过机会,掏出二弟直接捅进奶娘徐芳的另一只奶嘴里,忍耐不住的奶娘徐芳终于放声荡叫起来,随着泚射而出的奶汁牢房中一片春色。
  
  如果说哪第一日被切下naizi的美女rufang叫做挺翘的话,那哪第二日被处死的玉女林欣的naizi就可以用柔软雪白来形容,就好似棉花糖一般,吹纸可破。而这奶娘徐芳的一对肥naizi因为长年被人玩弄,更显的俏丽无比,肥大而不失坚挺。
  
  “好了,爽的差不多了,送你这个贱人上路后我也该好好研究一下其他几比特美女该怎么处死了,哈哈!”说罢,东邪厚取出二弟,而哪奶嘴中夹杂了大量jingye和奶汁淙淙不断的流出。
  
  东邪厚提起裤子,从腰间拿出一副钳子和一个奇形怪状的剪刀对着奶娘徐芳的juru比划起来。“狗奴才,你想做什么?我的处刑明天才能开始,你难道想坏了规矩么?”奶娘徐芳见着哪奇形怪状剪刀上的锋芒不由心生寒意,害怕起来。“嘿嘿,一会你就知道了,让你好好的享受享受!我也说了,皇上已经将你赏赐于我,今晚便是你的死期!”东邪厚嘴里说着便是将哪钳子直接打开嵌在奶娘徐芳的一只肥奶头上,伴随着力度不断加大,奶娘徐芳便开始langjiao起来,而奶汁如同喷泉一般喷射而出。东邪厚手里动作不停,抄起哪奇形怪状的剪刀,直接对着奶娘徐芳那只naizi的乳根剪去,吓得奶娘徐芳尖叫不断。然而尖叫并没有封锁什么,随着一声惨叫,东邪厚便是直接剪下了奶娘徐芳的一只naizi,用手里的钳子夹着哪只rufang的奶嘴,提在手里,可是血腥不以。望着失去了一只naizi的血淋淋伤口,奶娘徐芳好似感觉遗失了什么似得,不由的有些失神,这陪伴了自己无数年头,带给自己爽快和羞耻的naizi被眼前哪个男人提在手里,顿时心里一阵屈辱感涌上心头,两行清泪从眼角流下,呜呜痛哭起来。
  
  “小婊子,还神气么?哈哈!”东邪厚将哪只被剪下的肥naizi提起在奶娘徐芳的眼前晃了晃哈哈大笑起来,“臭奴才,你就是个变态!你十恶不赦!我做鬼都不会放过你!”奶娘徐芳忍着胸前的剧痛哭喊着骂道。东邪厚脸色一变冷冷道:“你以为我不知道么?你和这贱皇后本是亲姐妹,外界只不过是谣言而已,你变成这幅模样只不过是你自愿为奴!而你在被抓之前恐是早就给你哪老虎逼中放下了鬼门夹,就等着苦命人来受罪吧?”说罢,东邪厚将手里提着的juru一把扔到林佳皇后的眼前,吓得林佳皇后花容失色,同时也为东邪厚的话而感到疑惑,这些秘闻按理说皇室之中只有她姐妹二人和前朝皇帝知道,而在当时正是因为她姐妹二人为皇帝争宠,最后自己得兴,而妹妹徐芳恨恨不已,出卖自己的身体让整个皇室享用来报复姐姐林佳皇后和皇帝,姐姐林佳皇后和皇帝无奈之下也只能对外传闻此yindang谣言。
  
  说罢,东邪厚嘴里对着奶娘徐芳微红的俏脸上吐出一口浓痰,抄起手里的钳子一下钳住奶娘徐芳的两瓣嫩肉,疼的奶娘徐芳惨叫不已,说时慢那时快,东邪厚拽出奶娘徐芳的两瓣嫩肉另一只手中的剪刀直接对着哪嫩肉根部剪下,顿时奶娘徐芳下体一片血肉模糊,甚是可怕,而后,东邪厚命官兵长扳开哪正惨叫着的两瓣樱桃小嘴,直接将两瓣鲜血淋漓嫩肉塞入其中,奶娘徐芳顿时瞪大眼镜,一副恐怖的神情却又叫不出声,只能以泪洗面呜呜闷哼着。而后,东邪厚扳开哪下体伤口处将剪刀闭合伸入其中,随着啪一声,东邪厚便将剪刀取出,而剪刀上正夹着一个鬼门夹子,此物本是铁处女们用来防卫别人侵犯所发明出来的,却被这奶娘徐芳这般使用,若是苦命人的二弟伸入其中怕是有进无出,令旁边的官兵后怕不已。
  
  “小兔崽子们,没见过世面吧?接下来让你们看看这臭婊子的奶球里都装了些什么!”东邪厚说着取下哪鬼门夹子扔到一边对着旁边目瞪口呆的官兵们说道,手里动作不停,东邪厚从腰间又掏出来一把细小的刀子,比划了一下奶娘徐芳的另一只流着奶汁的juru,随即捏住哪枚大奶头一拉,整个juru呈展开的雪兔般被拉伸向前,而后小刀对着juru中部的奶肉划出一圈,刹那间一块rufang嫩肉落在东邪厚手中,而伤口处奶汁和脂肪还有鲜血便流出,一股血腥味弥漫整个牢房,而奶娘徐芳此时瞪大双眸却喊不出声,只是紧紧咬着嘴里被塞入的自己的两瓣嫩肉,满嘴亦是鲜血淋漓。之后,东邪厚手里小刀不停,哪只硕大的rufang上出现了大大小小不一的数个roudong,无不流出奶汁和鲜血,此时这只rufang早已惨不忍睹,甚是恐怖,最后东邪厚手起刀落直接捅进奶娘徐芳的乳根,挖下其最后一只naizi扔在了皇后林佳的眼前,吓得林佳皇后美眸一番昏了过去,而哪奶娘徐芳也是忍不住剧痛头一歪昏死在了木架上,东邪厚看着眼前性器官全被切除的奶娘徐芳满意无比,随即手中小刀从胸口向着玉门一划,平坦的小腹瞬间被刨开,大肠鲜血等物倾洒而出流在了地上,一不做二不休,东邪厚抄起剪刀直接将两只玉手肘部和双腿膝盖剪断,随着骨头破碎的声音,咚一下奶娘徐芳哪失去了juru的上体落在了地上,而木架上还悬挂着奶娘徐芳的四肢。此时,东邪厚还不甘休,腿上运功一脚踢在奶娘徐芳的美首上,顿时奶娘徐芳头颅炸裂开来,混合着白色脑浆和鲜血四处飞溅。“把这婊子地上的烂肉收拾收拾烤了给这贱公主喂了!”说罢东邪厚袖袍一甩便离开了大牢,留下一群官兵一个个面面相觑,震撼不已。
  
  这天深夜大牢中,官兵们便按照东邪厚的吩咐架起支架烤了哪奶娘徐芳的烂肉,这中间还不忘将姐姐林佳皇后压在一旁观看这场烧烤盛宴。细看这林佳皇后,却不辱这皇后之名,虽以年近三十,肌肤反而没有半点粗糙之感,小麦色的肌肤哪嫩滑感无时无刻不冲击着男人们的眼球,略带恐慌的俏脸上挂着还未拭干的泪痕。虽然这奶娘徐芳和自己乃是世仇,但怎么说也是亲姐妹,看着妹妹的身体被刨开性器官被一一切除,自己难免心里会感到难受。看着官兵正拿着砍刀刨开奶娘徐芳的胸骨,姐姐林佳皇后胸前哪骄傲的双峰也是随着砍刀起落而微微颤抖着,这对juru和妹妹徐芳被挖掉的naizi不禁有些相似,挺拔俏丽而又不失丰满,搭配着小麦色的肌肤却是比妹妹的rufang多了几分俏皮之感,只不过和妹妹不同的是她的juru并未被开乳孔,所以哪两枚嫩红色大奶嘴骄傲的挺在哪凸起的一片深麦色乳晕中,煞是魅惑不已。而往下看,两只丰满的大腿根部亮黑色的小树林中包裹着两瓣淡红色的嫩肉,虽是看不到臀部,但仅仅从其跪着的姿势便是能看到两块翘臀已从两边挤出,不难想象其站立起来这翘臀是得有多诱人。而这meitui虽说是比起哪玉女林欣来说要多不少肉,但却是长得恰到好处,性感而不失丰满,成熟而不失野性,大腿根部丰满不已,小腿和大腿呈流线型很是风骚令人难耐,使人有一种征服其中的欲望。林佳皇后脸色难看,哪瀑布般的黑色秀发批在身后,瓜子脸上长着一张可爱的樱桃小嘴,优柔的眼眸如同水底的月亮一般带着微微恐惧盯着哪正被穿上木棍的残躯。
  
  奶娘徐芳的四肢被取下穿刺在一根木棍之上正被放置在烤架上翻滚着,而官兵们还不忘加点盐巴调料等作料。哪奶娘徐芳的上体更是被官兵长拿砍刀砍断胸骨,取出里面的骨骼和多余的肠子肝脏等杂物,放入猪肉羊肉蔬菜后,又将其缝上穿刺在另一根木棍上烧烤。
  
  半个时辰过后,随着一滴滴黄油落入火中,奶娘徐芳的残躯也算是烤好了,其中散发的诱人香味无不让人食欲大开。
  
  官兵长叫来哪四名压着林佳皇后的官兵们低声商议着什么让一旁的皇后困惑不已。“你们搞什么鬼?”林佳皇后质问道。“林皇后,修怪小的们非礼,你这身子实在诱人,我们不如一边作乐一边给你喂了这香味扑鼻的晚餐吧!”官兵长嘿嘿笑道。“狗奴才!你们敢!”林佳皇后双眸一瞪怒道,但是因为双手被反绑,自己心中也知道只能从命罢了。官兵长并未回话,脱下裤子,掏出哪早已饥渴难耐的二弟将林佳皇后的身子放倒,对准玉门直接捅入开始choucha起来,同时大手抓向林佳皇后俏丽的两只juru,猛烈揉捏起来,伴随着林佳皇后的呻吟声和上下起伏的两具身子,牢房中充斥着暖色。
  
  官兵长一边choucha着,同时向几个官兵使了个眼色,示意其将烤好的奶娘徐芳的美肉喂给林佳皇后。几个官兵们会意,便是取下穿刺在木棍上的诱人美肉,切割成二十几块,一一喂进林佳皇后的嘴中,而林佳皇后早已饿了几日,此时也不管下体传来的舒爽之感,嘴中便开始咀嚼起来一一咽下,这不一会,奶娘徐芳半个上体已被林佳皇后吃下肚中。官兵长解决完毕看着皇后微微鼓起的小腹想着其也吃饱了,带着几个官兵便将剩下的美肉吞入肚中。
  
  “林皇后,今日有劳您了,明早我们再相见!”官兵长看着还躺在地上流着yinshui的林佳皇后道,随后也不管林佳皇后的死活便是带着几个官兵们将牢门一锁扬长而去。
  
  第二日清晨一早,东邪厚捏吧了一下眼睛从床榻坐起身子升了个懒腰,瞅了一眼房间地上躺着的两具女尸,摇了摇头自顾自的说道:“又该给哪皇帝弄点心了!”而这地上的两具女尸双手被反绑玉足也被绑起,双眼均被挖出,嘴里也一片鲜血淋漓,而哪胸前的naizi却不见踪影,而且这胸口的伤深可见骨,恐怕是哪东邪厚挖下后失血过多而亡吧。
  
  东邪厚推开房门,对守卫在门口的李花魁和江峰道:“昨晚上送过来的两个乳畜的naizi我已经处理好了,在我房间中哪个麻袋里,江峰你快些拿去给皇帝的御用大厨,别耽误了皇帝早点!”江峰会意走进房间中,瞅着一血淋淋的麻袋,便上前打开一看,里面正是被切成一片片的乳片,而哪最上面放置着四枚血腥的大奶嘴,且是连乳晕和rutou一起挖下的,江峰不由的心里一吓,急忙绑紧麻袋,对门口的东邪厚一行李便匆忙而去。
  
  眼见江峰一走,东邪厚便对身旁的李花魁低沉的说道:“江峰这人在新皇帝登基前是哪皇后的人,此时归降于新皇,但我对此人一直疑虑,你速速清理完里面的尸首后便随我去看看这江峰去了哪里!”李花魁会意,走进房间将两女的秀发一提一把甩在庭院中,同时丹田运功,低喝一声嘴里便喷出一团火焰,刹那间尸首便被烧为灰烬。
  
  而后两人鬼鬼祟祟的跟上江峰的背后,默默的观察江峰的一举一动。此时江峰却并不知情,心里绞疼不已,这惨死的两女是以前皇后的丫鬟,自己也有几面之缘,两人虽容貌比不上玉女林欣之辈,但也不差,尤其胸前一对肥硕的naizi,另当时不少皇室中人垂涎,但因为是哪皇后的丫鬟却也没人敢动,没想到皇室衰败两女不肯归降新皇的后宫便落得此屈辱的下场,心中不由为还在大牢中的林佳皇后而担心起来。
  
  就在江峰走入一道窄路之时,其对面出现了两名穿着暴露的美女,因路途狭窄两者便僵持在了路中,“两个后宫之人却如此大胆,敢拦本爷爷的路?”江峰口中大喝,脸上却没有任何怒意反而是异常平静的看着两女,两女听闻,便侧身让路,就在其擦肩而过之时其中一女偷偷将一信条塞入江峰的手中,而这一幕恰好让哪东邪厚二人看见。
  
  “哥哥您别生气,小妹她不懂事,拦了您的路,不如妹子我陪你走上一遭,让您快活快活陪个礼可好?”另外哪名塞纸条的女子听闻便匆匆离去,东邪厚见状便对李花魁轻声道:“这个要跑了的活的,剩下两个我来解决!”李花魁领命待江峰与哪女子走了之后便跟上塞纸条的女子,而东邪厚便是悄然跟上江峰与哪女子。
  
  东邪厚一路不急不忙,凭借着气味慢慢寻找到了宫中一片用来狩猎的山林内,不一会便是看到江峰与哪女子正在缠绵着,东邪厚见状也不急躲在一旁嘿嘿低笑着观看两人的春色。“林瑛,你这段时间怎么样,后宫中哪狗皇帝没有欺负你吧?”江峰问着身下的女子,“相公,后宫中可不是你想的哪样,得是酒池肉林来形容,这狗皇帝饿了便抓一女子生吃活剥,我相貌还入不了哪狗皇帝眼里,所以相公不必担心,等欧阳家族的先遣队到城里汇合,我自然会悄悄溜出来!”身下的林瑛回复道,原来此女是哪江峰的女人,除了胸前一对肥硕的naizi外倒也没啥长得出彩的地方,怪不得自己也说哪皇帝看不上她。
  
  随着二人的高潮,江峰两只大手一把捏住哪肥硕naizi的乳根猛的发力,随着身下林瑛一声yindang的呻吟声,哪两枚daru头便泚出了乳汁,飞射在江峰的脸上。而此时东邪厚见着两人已几乎忘我的状态,悄悄出现在一侧,手中拿出一根细小的竹子,将一枚银针放入其中对着江峰的脖子吹去,说时慢那时快,银针射进江峰脖子里,还在高潮的江峰刹那间便瘫倒在地,而那刚好在喷射着jingye的二弟便从哪玉门中溜出。“是谁?是谁?相公!相公!”林瑛不管身体的快感和还在喷射着奶汁便硬是坐起身子恐慌的叫道。此时只见一鬼魅的身影极速向她冲来,林瑛准备蓄力,但刚刚高潮完的身体却使不上劲,看着眼前极速使来的黑影,无比恐慌,林瑛眼眸一闭,象是等待着自己的死期呆坐在哪里。过了十数秒,却并没有发生什么,林瑛呆呆的睁开双眸,突然看见眼前正盘腿坐着一名四十岁上下的男子,顿时吓了一跳,此人她不是不认识,正是哪东邪厚。
  
  “贱人,你胸前两坨肥肉里已被我扎进剧毒催乳针,十分钟后你哪两坨肥肉便会如火药一般炸裂,而只有我手里有解药,想活命我问你一句你答一句。”东邪厚望着眼前林瑛道。
  
  “你这个畜生!我什么都不会说的!”林瑛低头一望见着还在喷着奶汁的两枚大奶嘴上正扎着两枚细小的银针,不由匆忙的拔掉扔在一旁。
  
  “你拔掉也没用的,不超三分钟你哪肥naizi里的奶汁便会如同喷泉一样涌出,最后直至炸开!”东邪厚嘿嘿笑道。
  
  “你这变态,畜生!你把我相公怎么样了!”林瑛看着躺在一边的江峰问到。
  
  “我这催乳针只有扎入女子rufang才会有效果,其余皆是剧毒,他恐怕早就死透了,好了,你这几句废话换来的后果,就是我现在就会切掉你相公的二弟帮你爽一把!”说罢,在林瑛惊恐的眼里,东邪厚手起刀落直接将江峰哪还在流着jingye的二弟一刀两断,拿起便是狠狠chajin了女子的下体。
  
  “啊!你这变态!畜生!啊!”林瑛大喝道,却发现身子早已被点穴封住,无法动弹,只能任由眼前的东邪厚拿着心爱之人的生殖器choucha着自己的玉门。
  
  “我问你,欧阳家何时来城中,在哪里汇合想要做什么?”东邪厚道。“我死都不会说的!”林瑛本就已快高潮,东邪厚这一番倒腾,顿时玉门中便喷出了yinshui。
  
  “好你个臭婊子!不过我也没打算你会说,不过你那姿色上佳的妹妹可就不一定了!”说罢,东邪厚拿出江峰的生殖器扔到一旁,手中小刀对准哪还在喷射yinshui的玉门直接挖下,随着林瑛不要命的惨叫声,这一刀便是直接将下体的玉门连同子宫一划全部挖下,东邪厚拿起哪鲜血淋漓的一大块嫩肉在林瑛的眼前晃了晃。“啊,啊!我的!啊!”林瑛惨叫着。
  
  此时,哪前去抓捕塞纸条女子的李花魁肩上正扛着哪女子出现在东邪厚身边。“人逮住了,已经被我封了穴,没想到这女人脱了衣服还真是一个尤物,我便先行解决了一下,求宰相赎罪!”李花魁将肩上女子扔在一旁对东邪厚道。而细看地上的女子,和林瑛一样长着一对肥硕的juru,只不过看起来非常柔软,有些比得上玉女林欣哪对yuru了,只不过玉女林欣的双乳更加雪白诱人。此女和林瑛不同的是拥有着柳腰翘臀和那纤细的双腿,长相倒也是差不多,而且岁数也就在二十上下,很是娇嫩可人。
  
  “林萍!他们问你什么你都千万不能说!我们可以死去,但是一定要救回我们林氏一族其他族人,不能让他们再受苦了!”林瑛忍着下体的剧痛对林萍道,而哪地上的林萍却什么都不说,眼神木然的望着天空。
  
  “好了臭婊子,你也别叫了,你死了我自然会慢慢拷问你妹妹的。算算时间,毒素也该发作了,你慢慢享受吧!”东邪厚话音刚落下,林瑛便感觉到双乳中传来一阵异常的舒爽,忍不住呻吟一声,便是看到自己哪肥大的两只rutou啪的一下将硕乳里的奶汁如同喷泉一样向前喷射而出。而此时,林瑛脑中涌上一股难耐的饥渴感便是再也顾不上别的,双手猛烈的捏向哪肥硕juru的乳根,不捏不要紧一捏吓一跳,其两坨硕乳哪深色乳晕的乳孔中奶汁也是飞射而出,整个山林瞬间传出一股浓浓的乳香味。
  
  东邪厚见状会心一笑,站起身走到李花魁和妹妹林萍身旁,继续盘膝而坐观看这一场喷奶盛宴,而此时躺在地上的美人林萍也将木然的眼神望向林瑛,不过看到其下体血淋淋的一片不由的有些害怕,但是看到其两坨juru在猛烈捏着乳根喷射奶汁之时,林萍的眼神便有些迷离起来。
  
  奶汁足足喷射到了第六分钟,而此时林萍脑中早已被舒爽感充斥,双手青筋暴露,可见其使了多大劲捏着自己的硕乳,但此番用力也不是没有回报,她的哪两坨肥大的奶肉就连rufang上的毛孔里都有不少奶汁渗出,整个肥乳被奶汁所沐浴,并且哗啦啦的滴在rufang下得地上,而其奶嘴喷射的位置早已是一大摊白色的奶汁,闻起来香味扑鼻。
  
  时间慢慢过去,但却从第八分钟开始,林瑛的一对硕乳开始肿胀起来,毛孔里的奶汁更是飞泚而出,奶嘴虽然并未被开乳,但此时已和开乳没有区别,奶汁如同水管喷射一般射出,林瑛周围若是站着人的话,这奶汁定是能泚到其身上。
  
  而到了第九分钟,林瑛的juru已经肿胀到双手抬不起来的地步,整个奶球血管隐隐可以看见,而其中甚至也可以看见皮肤下白色的奶汁流动。“啊,好爽啊!”林瑛满脑子充斥着刺激感,却丝毫感觉不到其juru已经除在爆裂的边缘,照这样下去,过不了半分钟,她哪肿胀的juru便会因为承受不了那么多奶汁而炸开。
  
  “昂!啊!啊!啊!”的确,不一会,在林瑛一声猛烈的爽快大叫中,她胸前哪两坨肿胀到半个人身子大小的乳球终于炸开,嗙嗙两声巨响,满天飞出白色的奶汁,其中混合着鲜血碎肉,但大部分还是奶汁,这林瑛炸开的乳球中的奶汁如同下雨一般沐浴在东邪厚等人身上,而东邪厚身旁的李花魁早已经掏出二弟撸了不知几发。
  
  “啪”的一声一只流着鲜血和奶汁肥奶嘴掉落在林萍脸边,而此时的林萍眼神亦是扑朔迷离,此时掉下来的血淋淋之物才将其从云里雾里拉回现实世界,看着满地炸开的碎肉,和眼前离开哪juru的血腥奶嘴,林萍不由得呕吐出来。而再抬起头来看向姐姐所处的位置,仅仅剩下了两条腿和血淋淋的胯骨,而其周围则是肠子和黄色的脂肪与烂肉以及满地的奶汁,就在其刚要再次呕吐之时,突然眼前出现个断了脖子还在流着鲜血的人头,正是哪林瑛的头颅被东邪厚提在手里,顿时吓得林萍尖叫出来,尖叫过后便是再次呕吐,随后便昏了过去。
  
  听到声响的皇帝亲卫军赶来看着眼前的一幕,向东邪厚行李道:“宰相大人,请问发生了什么事?您没事吧?”
  
  “没事,刚才处死了一个女间谍,被我下了剧毒催乳针,这才炸开来,可惜没有拷问出什么,不过还好间谍有两个,还有一个我押回去审问,到时候你们亲卫军也来品尝一下地上这女人。”东邪厚指了指地上昏死的林萍道。而这些本就看到满地奶汁幻想着传说中用剧毒催乳针处死女人的亲卫军们,看见地上哪性感的身躯,马上就来了兴致。“谢过宰相,宰相一通知我们便随叫随到!哈哈!”亲卫军中一名队长模样的男子扶手说道。说罢,便带着一群意犹未尽的亲卫军开始打扫起来地上的奶汁与烂肉,而亲卫军中也不乏有人在地上舔那些林瑛的奶汁叫好道好喝亦或是好香等等。
  
  “李花魁,裤子提起来,回去这女人你先拷问两天,记住,不得对其有半点伤害,我要一个完好无损的躯体!”东邪厚对一旁还在撸着二弟的李花魁道,而听到东邪厚话中的意思,李花魁顿时兴奋起来,抗起地上赤身裸体的性感身躯,对东邪厚谢后便离开了此处。而后东邪厚拿起哪本被江峰提着要交给皇帝大厨的一麻袋血淋淋乳片,掏出其中林萍塞给江峰的纸条打开一看上面写着这么几个血色大字:欧阳氏,现有灭顶之灾,举族进攻鬼刹城,望您通知林氏一族,准备开战。明日城外风香村汇合商议。------欧阳轩诗这天深夜鬼刹城外的密林中,前几日哪辆马车中的女子和哪象是丫鬟的女子盘膝而坐似是在商量着什么。
  
  “轩诗姐,今日您给哪林氏女子的信条恐怕已经走漏了,我听闻皇城中我族密探报此女被那宰相东邪厚发现了,活活被剧毒催乳针弄炸了rufang而死!怕是我们此次的先锋任务很难达到预期的效果。”坐在为首之女身旁的一名女子道。
  
  “小茹,这我也没有办法,鬼刹城中我族的密探本就稀少,想时时刻刻打探清楚情况很难。”为首的欧阳轩诗轻叹道。
  
  欧阳家族,是天下闻名的氏族,而这欧阳一族只有女子,因为族中独门秘法只适合女子修炼,传闻能够修炼成欧阳家族秘法的女子无不相貌倾城,个个硕乳肥臀,但身体却又无比强健,传闻修炼巅峰者甚至可以做到自我修复。
  
  在这天下大乱之际,本就被很多家族仇视的欧阳氏族难逃毒手,被哪西方狂蛮氏族击败,屠城直到现在还未结束,狂蛮氏族首领西力奥甚至放言邀请天下各路豪杰来欧阳城中品味女子美肉,更有消息称西力奥已将欧阳氏族族长抓住,锁在天牢中当做肉畜,每日前去挖乳割阴效劳自己的战士们,而传闻哪欧阳氏族族长早已将族中秘法修炼大成,身体便是能够自我修复,所以每日便忍受着如此剧痛但第二天便会修复过来,屈辱但也却无能为力。而狂蛮氏族实力仅比前朝皇帝在位之时的皇室差一些,而如今天下大乱,狂蛮氏族便将镇压在西界的皇室大军一举收下,实力大涨后更有一番征战天下的气势。
  
  “小雅,你带着白希伪伴民女进入城中先行打探些消息,族中逃出狂蛮氏族毒手的战士们过几天就会赶来,我们一定要将城内情报打探清楚,和林氏一族一起拿下这鬼刹城。”欧阳轩诗对着对面丫鬟小雅说道。
  
  虽说欧阳家族和林氏家族想的很好,不过林氏一族的战士们被抓的抓,被处死的处死,欧阳氏族连族长都被擒去给那狂蛮氏族当做肉畜,两方就算合力也不及此时鬼刹城中兵力的十分之一,若是全胜时期两族加起来也就仅仅有着鬼刹城一半的实力。而林氏一族的战士大多数都在大牢中被严刑拷打,而王裁刹后宫中也是有着不少战士被封穴软禁当做xingnu隶使用,这若是能够救出便是能新增不少战斗力。若是能够掌握足够的情报,出其不意的偷袭倒是也有着为数不多的几成胜算。
  
  “小雅领命,这就和白希一同进城!”小雅马上起身对着白希使了个眼色,便匆匆换了身衣服。而这小雅虽是欧阳轩诗旁的丫鬟,却在外界有着不小的名头,人称钢奶战姬,因为其战斗之时总是会用欧阳家族秘计“千斤坠”作为主要战斗手段,而这千斤坠修炼至巅峰,战斗之时可以将rufang变得比钢铁还硬,配合上欧阳雅敏捷的身法,便是活活能用胸前哪对juru将敌人击溃。但是也免不了战斗之时必须坦胸露乳。
  
  细看正在换衣服的欧阳雅,其juru浑圆挺拔,比哪前几日在大牢中被挖乳的奶娘徐芳的naizi大出来一圈,像两个巨型西瓜一般,甚至底部已能将肚脐眼遮住,肥硕的两坨奶肉之上顶着一片肉色乳晕和两枚丰满的粉红色奶嘴。而欧阳雅这对肥乳却并不臃肿,反而是有一种丰满雍容之感。而和她肥乳相反的是此女柳腰翘臀,身材极具诱惑力,再加上其胸前那对超级肥乳,简直就是个尤物,不知此女将硕乳甩动着战斗起来,是不是能让对手直接喷鼻血而亡。
  
  如果真的比起来,欧阳雅的这对肥奶也是之前所谈及的女子远远比不上的。
  
  而在欧阳雅身边换着衣服的欧阳白希的rufang尺码就算是小一些了,虽然长得不赖,但是和身旁的欧阳雅一比真的就算一般了。顶多就是比林瑛哪个水平好上一些,况且rufang还并没有林瑛的大。
  
  两女收拾完毕,看起来就象是一个普通的妇女,但是哪欧阳雅的超级肥乳显然无法用这身衣物遮掩艳芒,庞大的胸脯直接将衣服顶的快要蹦开,旁边的欧阳白希直摇头,却也无可奈何。
  
  随即,两女向欧阳轩诗一打招呼便向着鬼刹城城门口的检查站出发。
  
  当两女走到鬼刹城大门之时,发现城门上吊着十几具美丽的女尸,无不赤身裸体,双峰尽被挖下,伤口处深可见骨。而往旁边一看,则是一麻袋被挖下的血乳,大小不一,有的甚至不比欧阳雅的超级juru不会小多少,看着非常渗人。而在城门口则立着一块牌子,上面道:林氏反叛贱婢,今早吊死在此。
  
  当看到这一幕时欧阳雅不由自主的摸了一下自己的超级juru,尤其是当她看到哪一麻袋被挖下的血乳中,有一对甚至快能够比得上她的juru,不由的心理咯噔一下,不过心里想着自己有欧阳氏族秘计在身,rufang犹如钢铁般坚硬,怕是一般武器也不会奈我何吧,虽然是这么安慰着自己,不过她也知道如果此次进城行动被发现,就算自己修炼欧阳氏族秘计也一定会被折磨至死,而自己胸前引以为傲的超级juru也肯定会被敌人当做哪麻袋中的血腥juru一般挖下丢在哪里。
  
  不过钢铁战姬之名不是白来的,欧阳雅想了一下便是不再去想,叫上欧阳白希径直走向城门口的安检卫兵处。
  
  “下一个,美女,你们为何要进城?”卫兵问向欧阳雅。
  
  “家主吩咐奴婢入城寻官,亲戚也在城中令我进城看望!望大人放行!”欧阳雅回答。
  
  然而,当这名卫兵看到欧阳雅的那对juru时似是想起来了什么,却又什么都没说。
  
  “好了,你们进去吧!”卫兵待二人走远后,手中摸索出一张画像,这画像上不是别人正是哪钢乳战姬欧阳雅。卫兵对比了一下,便对一旁传令员说了些什么,而一旁的传令员邪邪一笑,便是退下去了。
  
  待两女进城后,便是发现如今的鬼刹城早已和她们之前所来的不一样了,街上的人们看着她两的眼神犹如在看稀有动物一般,而这街上的人们大多以男性为主,女性少之又少,偶尔有一个也是蒙上纱巾匆匆离去。
  
  “小妞,姿色不错啊!陪哥哥玩一趟如何?反正过不了多久以你们的姿色也会被卫兵抓去玩弄,不如把这身碍事的衣物脱了,跳支舞给大伙欣赏欣赏?”旁边走上来一大汉打着哈哈道,而众人则都盯着欧阳酥的肥乳,这使得欧阳雅有些恼怒,握紧拳头正准备运功修理下眼前这些人。
  
  “小雅姐,不可在此动手。任务要紧!”一旁欧阳白希见状连忙对正准备动手的欧阳雅道。
  
  欧阳雅听闻便是将紧握的拳头放松,对那一脸邪笑的男子道:哥哥说的是,但妹妹有要是在身,回头定会陪哥哥玩。
  
  “算了算了,这会刚好有场处刑,听说今日在嗜血台上将几个硕乳女子行吊奶刑,昨天就传的沸沸扬扬的了,不知妹妹是否感兴趣?随大伙一起去看看如何?”男子继续一脸邪笑道。
  
  “如此甚好,妹妹便陪哥哥去看看!”欧阳雅听闻,怕是处死的女子可能正是林氏一族的人,自己去看看是谁也好。
  
  而听闻欧阳雅竟然答应下来,众人眼里都出现了嗜血的光芒,这两女子一看便是刚进城,现在大街小巷哪个女子敢去观看处刑,原是因为前几日便是有个俏丽女子观看一场爆奶刑,被那行刑官看中,直接绑上刑台,挖下rufang砍断头颅,其罪名很是可笑,因她是女子却竟敢观看女子处刑,太不知羞耻而处死。从哪以后这几日大大小小的处刑便是再没有女子敢去观看了。
  
  听闻欧阳雅要前去观看处刑,众人盯着其肥硕的juru,脑海中想象着欧阳雅被挖下这对肥奶而剧痛的惨叫声。甚至有人已经开始摸索着下体,浮想联翩。
  
  随着人群,欧阳雅两女便跟着眼前男子走到了一片空旷的广场,而广场上有一个巨大的木台,上面有着十几个相貌十分美丽的女子正裸体跪在哪里,而在这其中欧阳酥却是见到了一个熟悉的面孔,正是哪林瑛的妹妹林萍,此时林萍正被身后的行刑官用脚踩着后背跪下,而其胸前不亚于姐姐林瑛的哪对肥乳成一个美丽的形状坠下,嫩白的两枚rutou甚至挨到了跪着的大腿上。
  
  欧阳雅知道此时自己只能静静地观看林萍和众美女的死刑,如果自己妄动,怕是会被城中敌人发现自己的身份,可是欧阳雅却不知,自己的肥奶明日便是在这里被解剖给众人分发喂食。
  
  处刑很快便开始了,只见哪一排跪下的美女,一个个都被背后的刽子手踩着后背,和林萍一样,硕乳皆是呈优美的形状坠下,而在一排裸女的两边各支着一根Y字形的木架,不知是何用意。
  
  没过一会,行刑官吩咐几个刽子手抗出一根长有十米左右的木棍走到最左侧的女子身边,也许这根木棍已经可以算得上房梁了,但是却并没有那么粗,顶多就只有壮年男子大腿般粗细。
  
  而这根木棍的一头削的尖锐,此时正被几个刽子手拿着对准最左侧女子坠下的奶肉,看来,这场处刑是准备将这十几个女子的naizi全部从侧边所戳穿一起吊乳。
  
  说时慢那时快,只见刽子手在哪女子惊恐的眼神中,很利索的便是将木棍从侧边直接chajin哪女子的奶肉中,又带着鲜血从另一只naizi侧边穿刺而出,疼的此美女疯狂挣扎,显然从未受过如此般疼痛。
  
  一人两人三人,不一会连带着林萍的肥奶,十几人的juru皆是被穿刺在木棍上,而尖锐的惨叫声则回荡在整个广场里,看多了鬼刹城处死女子的老司机,便是带头率先掏出二弟对着哪台上一对对被穿刺的naizi撸起来,听着美女的惨叫声,无不是一种享受。
  
  随后,两侧的数名刽子手将木棍抬起,二十多只juru的拥有者则随着木棍被抬起不得不忍着剧痛站起身来。
  
  而后,两名刽子手搬来两个木梯子放在两侧的Y刑支架旁,扛着木棍的刽子手便是走上梯子,随着刽子手们走上梯子的步伐,众女便是有些站不稳脚跟了,因为其双乳被吊的越来越高,naizi还被木棍所穿刺仰天而立,众女也总算猜到了他们将会被穿奶吊死在这刑台上。
  
  随着台阶上升,众女终于玉足离地,全身重量施加在胸前的rufang上,更是因为被穿刺juru,疼痛无比剧烈,与此同时,惨叫声不断,而哪林萍无疑叫的很是惨烈,双腿乱蹬,却并没有什么用,反而让自己的juru承受了更多重力,从木棍穿刺口处流出很多鲜血。
  
  最后,刽子手将木棍两端放在Y字支架的V口中,众美女则一个个惨叫着,胸部因为重力而被拉的长长的。而刽子手们将木棍放置好后,又找来二十多个脚镣,却是上面都加了一个硕大的黑铁球,看着足有三十斤重。
  
  刽子手们将脚镣一人一对拷在众女悬空的玉足上,巨大的重力使得众女的rufang好似随时会被拉断似的,惨叫声已经完全转变成了凄厉的嚎叫声,可以想象台上美女们承受了多么大痛苦。而反观台下的观众们,则一个个将二弟撸了一发又一发,眼中充满着渴望,好似非常想看到哪一对对肥奶被扯断的样子。
  
  而此时的欧阳雅一只玉手捂着小嘴,但眼神里却充斥着迷离,而另一只手则使劲揉捏着自己的肥硕juru,好似自己也是被吊奶中的一员。但是她却不知道,此时自己早已被藏在观众里的东邪厚发现。
  
  东邪厚早是得到了通知赶来此处等待欧阳雅落网,还专门吩咐了一些卫兵乔装打扮将欧阳雅骗到这里来。明日便是林佳皇后死刑大日,皇帝王裁刹早就专门准备了二三十个绝色佳人陪同皇后一起被处死,而这些绝色佳人大多都是林氏一族的美女,此时再将这眼前的美人欧阳雅擒住,明天一起行刑也未尝不是一件大喜事。
  
  东邪厚想了想便是继续观看起这场自己所策划的酷刑。此时,台上的众女们丰满的rufang早已因玉足上悬挂的重物而被拉扯成美丽的粗面条状,凄厉的嚎叫声不断从众女嘴中发出。
  
  众女不断地乱蹬玉足,以寻求一个支点站立来缓解rufang传来的剧烈疼痛,可惜无论怎么扑腾自己的meitui,都只是在空中做无用功而已,反而焦急疼痛而乱蹬的meitui让台下的观众饱足了眼福。
  
  随后,刽子手们不知从哪里弄来了一个个金属棍,这黑熏熏的金属棍足有两米长,顶部非常尖锐,底部设有金属托板,而托板可以将这金属棒向天竪着。
  
  刽子手们将这些特殊的金属棍挨个放置在每个美女的下体玉门正对处,而此事作罢,刽子手们又每人手里扛上了一把鬼头刀,分别而立,每个被吊奶的美女身边都有一名刽子手。他们将手里扛着的鬼头刀向上举起,均停在每个美女被吊起双奶的乳根处,似是要将众女的juru齐根切下!而此时的欧阳雅自然知道必是要将这些美女的rufang砍下了,虽然如此,自己居然有一种饥渴感由心而上,直扑脑海,手掌玩弄的硕大肥奶嘴甚至已经有不少乳液透湿了衣衫,随着激烈的刺激感冲击脑海,欧阳雅更是加大力气狠狠捏着自己可爱的肥奶嘴,乳汁则不断从手掌缝中渗出,脸颊微红嘴里不断发出娇喘。而她身旁的欧阳白希此时却不见了踪影,不知去向。
  
  看来没有错,只听其中一名貌似是头的刽子手大喝一声:斩!众刽子手纷纷手起刀落,直接将一众美女胸前被穿刺吊起的骄傲juru齐根砍断。而当林萍感觉到刀锋的寒意之时,下体不由自主的流出了黄色的尿液,嘴里无助的嚎叫着救我,然而话没说完,只感觉胸前一阵微痛夹杂着激烈的刺激感,林萍控制着自己的大脑让他胸前哪对不比姐姐林瑛小多少的juru喷出了最后的乳液。
  
  就在乳液喷出之时,林萍便感觉到了自己的身体在下落,而胸前也一阵解脱,随后她便看到了自己被穿刺的巨大naizi正喷射着奶水穿刺在那根木棍上,她甚至看到了自己rufang切口中的乳腺,里面还缓缓流淌着白色的奶汁。原来自己的naizi这么诱人可口。
  
  下落时林萍看到了其他被处刑的美女,她们和自己一样,一对对曾经用来炫耀诱惑和值得骄傲的meiru此时皆是被齐根切断,孤零零的穿刺在哪根木棍之上,而主人的身体则被在下方穿刺而死。
  
  没过一会,林萍便是感觉到下体有物体的尖锐敢破空而来,只是一个感觉的瞬间,自己还未来得及惨叫,这破空而来的物体直接穿破自己的玉门直接一路倒破子宫从胸腔经过,最后自己不得不做出抬头望天,而这物体则顺着自己的玉颈从自己张着的可爱的小嘴中刺出。林萍想叫出声,咬了咬这物体却叫不出声,林萍可以感觉到自己的生明正在飞快流逝,无奈之下,林萍盯着上方被木棍所穿刺的自己的meiru缓缓落下了眼泪,随后合上了眼眸。
  
  随着观众们激烈的叫好声,此时,台上的美女们胸前一对血腥的大窟窿,黑棍从玉门穿刺,从可爱的一只只小嘴中而出,有些美女合不上眼眸便是直勾勾的望着上方自己被穿刺的骄傲meiru最后惨死。而此时的欧阳雅早已是一副忘我的状态,一只手伸进私处揉搓着玉门,另一只手揉捏着rutou,闭上眼尽情享受着。
  
  随后,刽子手们将穿刺的一对对meiru从木棍上一一取下,放在手里开始把玩起来,玩够了将这些曾经美女胸前的骄傲直接扔下刑台道:这些naizi是皇上赏给大伙的,大伙不必客气!
  
  见状,离得近的人们一拥而上直接将这些meiru一抢而光,不过也是,这么美丽的rufang,拿回去好好料理一下,绝对是人间绝品。
  
  东邪厚见到此时欧阳雅正陶醉的状态,偷偷溜到了小雅身旁不远处,将手里刚才对付过小雅哪带来的白希所用的催眠针掏出,噗的一下正好射中欧阳雅的玉颈。
  
  “啊!何人?胆敢如此卑鄙!”欧阳雅刷的一下将陶醉的神态收回,嘴里大喊,四处观望来者。
  
  “哈哈,欧阳雅,没想到欧阳轩诗对你这么放心,让你这奶畜当做礼物来送给我们么?”东邪厚哈哈大笑着从人群中走到欧阳雅身前。
  
  “畜生,以你哪三脚猫功夫还敢和本战姬正面而战?”欧阳雅见来者是东邪厚,东邪厚的本领她很是了解,所以便放下心来,不过,恐怕自己今日也可能会陨落在此,一切必须万分小心。
  
  “奶畜,你的脖子上是什么,你没有注意么?哈哈!”东邪厚大笑道。
  
  “催眠针!你居然敢偷袭我!看本战姬今日便废了你!”欧阳雅感觉拔下脖子上的催眠针,恶狠狠的瞪着东邪厚就要出手。
  
  “慢着,你要想看看你小妹怎么被我虐杀的话,我也愿意奉陪。”东邪厚说罢大手一挥,李花魁便带着几十号巡逻阿兵哥站在东邪厚身前,而李花魁肩上还扛着一个赤身裸体的女子,细看正是欧阳白希。
  
  这欧阳白希身材其实和正常人比起来好的要多了不少,长相和现代的白百何很是相似,但是胸却比这白百何大的多,不过和眼前的欧阳雅比确实什么都算不上。而此时赤身裸体的欧阳白希显然还在催眠针的药效里没有清醒,而下体玉门还流着缕缕jingye,一看便知是被李花魁刚解决过。
  
  “这八十号巡逻军,足够拖延你到药效发作了,你若是正面对抗绝对不会有逃走的机会吧!但是你要不救这小妹,我这就上台将她的身体切碎做一顿美食让大伙们享用。不过,你若是愿意归降于皇帝,今日之事便就此别过,你看如何?”东邪厚笑眯眯的盯着欧阳雅的硕乳道。
  
  “哼!小贼,你先放了白希妹妹。我们再探讨归降之事!”欧阳雅脑子一转,这东邪厚如果真将白希所放哪便代表了皇室的诚意,自己可以借此机会伸入探查,如若不放,今日自己若是多留片刻怕是自己的肥乳明日便会和入城时哪一麻袋血乳一样丢在哪里和垃圾一样吧,但是白希妹妹不救的话按照欧阳氏族族规见死不救自己是要被处以万剑归宗的,这可如何是好。
  
  (万剑归宗:欧阳氏族处死见同族死亡而不救者的刑罚,此刑会用无数细剑穿刺身体,再从体内拔出,最后身体将会被切为一万块喂食野兽。)
  
  (sorry,the story is end)

点评

海!外直播 t.cn/RxmJTrS 禁闻视频 t.cn/RJvO78K 下面这个前神州动物园长,用腐料养肥了众多老虎苍蝇,以致园内民怨沸腾,害得武松打了几年老虎还没打完。看这个就知道来龙去脉了..  发表于 2018-12-22 06:33



上一篇:【剑网3之乱世女神篇】(11)挚爱
下一篇:红尘洗心录01-07

本帖被以下淘专辑推荐: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2018-12-20 10:44:19 | 显示全部楼层
入会VIP
看起来好像不错的样子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2019-1-5 03:20:38 | 显示全部楼层
入会VIP
我也顶起出售广告位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2019-3-2 08:21:12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入会VIP
嘘,低调。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2019-3-2 19:06
  • 签到天数: 7 天

    [LV.3]偶尔看看II

    发表于 2019-3-2 19:14:53 | 显示全部楼层
    入会VIP
    似的到哪里哪里,;马不哭不哭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昨天 13:25
  • 签到天数: 40 天

    [LV.5]常住居民I

    发表于 2019-3-2 22:35:02 | 显示全部楼层
    入会VIP
    谢谢!!!!!!!!!!!!!!!!!!!!!!!!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2019-3-15 11:08:28 | 显示全部楼层
    入会VIP
    是爷们的娘们的都帮顶!大力支持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点此注册会员

    本版积分规则

    关闭

    站长推荐上一条 /3 下一条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sm论坛|sm电影|sm|绳艺|SM电影网论坛  

    JS of wanmeiff.com and vcpic.com Please keep this copyright information, respect of, thank you!JS of wanmeiff.com and vcpic.com Please keep this copyright information, respect of, thank you!

    SM电影网[SM论坛],专注于提供唯美轻度sm电影,SM小说,SM图片,SM视频,KB,绳艺电影,束缚,捆绑,虐恋交友及经验分享的综合社区网站!倡导健康的绳艺sm交流分享。

    GMT+8, 2019-3-23 10:54 , Processed in 0.518559 second(s), 40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